一会我再给狗做点鸡肉吃

晚上下班回来,我爸和我妈在客厅看电视,我随口问了一句:“妈,还有饭吗?”我妈头也不回:“嗯,还剩点儿,在电饭锅里。”这时我爸在我妈耳边小声说了一句:“他吃完了,那咱家狗吃什么?”妈回答:“没事,一会我再给狗做点鸡肉吃。”

高中时班主任非常严

高中时班主任非常严,那时不懂事,常耿耿于怀。毕业前想了个损招,把老师的电话贴满大街小巷,上面写着:收破烂。大学毕业后同学聚会,听同学说:咱们毕业后不知怎的老师做起了废品回收生意,没想到越做越大,两年前正式辞去了教师职务,现在是一家废品回收公司的老总,发大财了!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