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醉鬼走进了教堂

一个醉鬼走进了教堂,一屁股坐在忏悔室里。坐在忏悔室隔板另一边的牧师以为有人前来忏悔,打起精神,等着聆听。半晌之后,发现那边毫无反应,就敲了敲隔板,那边仍然没有动静,于是牧师不耐烦地又敲了几下。“别敲了,”隔板那边的醉汉说:“老兄,你也忘了带纸?”

有个睡相很差的老公

有个睡相很差的,并且爱把老婆当抱枕的老公,是怎样的体验呢。晚上睡觉,一手甩我身上,我已经习惯了,最不科学的是抱着我转身。能想象一下在睡梦中突然天旋地转的感受吗,半夜一睁眼,发现自己在空中。第一次的时候我差点没吓哭!

让孩子爸爸来女浴室,你同意么?

昨天去浴室洗澡,刚进去就看见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声嘶力竭的在哭,哭的那个伤心啊!周围的人都在说她妈妈:“她要什么你给她不就好了。你看把孩子哭成这样,当妈的别这么狠心。”结果她妈说:“她非让她爸爸进来一块洗。你们同意吗?同意我就让我孩子爸进来!

第一次去丈母娘家有些激动

陪女友回家,第一次去丈母娘家有些激动。进屋女友亲哥放下手中的哑铃问我,”哥们看我练得可以吗?”“棒极了哥,肌肉特发达。”然后她哥握着手腕摆个健美姿势冲女友说“来妹妹,打我一下!”女友二话没说呼哧一拳打在她哥眼睛上……当时我就懵了。我可以分手吗?

老丈人借了防护装备

老丈人的屋角有一个球形蜂窝,老丈人借了防护装备,好几次上去,摸来摸去都没把它摘下来,说是什么爱惜生命,关爱自然,不忍心。于是丈母娘叫我去把这个蜂窝摘了。我穿好防护装备,架好梯子准备上去,老丈人过来,偷偷塞我手上一卷油纸包好的钱,压声道:别摘,再帮我把这个放上去,此蜂窝一直会有大用!

我今年的生日已经过了呀!

昨天晚上,因为一点小事和老婆争吵了几句,她一气之下,甩手回了娘家。今天天刚麻麻亮,她大哥就打电话给我,说他们哥五个,还有什么二叔三叔七大姑八大姨家的哥儿弟兄表哥表弟,整整坐了一大卡车,准备来给我庆生,已经出发了,叫我在家等着,哪也不要去!可我明明记得,我今年的生日已经过了呀!!怎么办?我现在手都还抖得厉害,想喝点水压压惊,却又全部抖泼在了身上。。。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