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却感到蛋蛋的忧伤

毕业好几年,还和父母挤一块住,就想买个50平方的小房子。。路过发小的煎饼果子摊,兴冲冲的说:“二哥,来一个蛋的,省点钱付房子首付……”二哥:“好咧,我看XX楼盘就不错,我给儿子买个140平的……”他儿子才五岁,看他啪的磕了个鸡蛋,我却感到蛋蛋的忧伤..……

这不晒嘛!你的影子比较大!

军训好累,娇生惯养的我,站会军姿就汗流浃背。而且有件事特别奇怪,一个留长发看上去很痞的男生主动要求换位置,排在我后头,完了每次都跟我贴的很近,还时不时朝我脖子呼气。这尼玛是变态吧!刚才又来,我忍无可忍:“干啥啊!”他显然是被我震慑住了,低声说:“这不晒嘛!你的影子比较大!”

大嫂和大哥怄气

大嫂和大哥怄气,跑回娘家几天了。大哥没撤了,低声下气的向侄儿求助 : “乖儿子,来!打个电话,帮忙劝劝妈妈回家!” 正在看动画片的侄儿随口应道 : “要劝你去劝,又不是我气跑妈妈的!” 大哥 : “你不想妈妈早点回家吗?” 侄儿没好气的回道 : “我急什么?反正妈妈在不在家我都是一个人睡!”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