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电话打给砖厂

接了个小工程,拉来一车砖,结果一碰就碎。当时就急了,一个电话打给砖厂。厂长一听乐了,高兴地说可找到了,这批砖是武术协会定制的,发错货了,那边正索赔呢,好几位大师和方丈都住院了。

闺蜜喜欢公司一丧偶大叔

闺蜜喜欢公司一丧偶大叔,大叔怕年纪大耽误她一直躲躲闪闪,不敢坦露心迹,闺蜜为止懊恼不已,哭哭啼啼的喝了很多白酒,然后借着酒劲去了大叔家纠缠她,大叔本分人,安抚了一晚上,终于让她在他家客房睡下了,问题是一大清早公司的行政/司机/其他人员接到电话说大叔家火灾,大家急冲冲的赶到大叔家,没看到火灾,忙敲门,大叔懵懂懂的起来开门的时候,我闺蜜裹着浴巾也从大叔身后冒出来了。众人一阵错愕,然后说打扰了打扰了。自此,闺蜜以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为由成功嫁给了大叔。。。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