给他上来一盘烤脑花

现在的小年轻啊,都太开放了,我在大学城附近出夜市儿的时候,有一对大学生情侣来吃串儿,女生点菜时故作娇羞地说:师傅,给我老公上点儿能补的……吃啥补啥……你懂的!我一看女生长得这么丑,男的却长得真么帅气,于是给他上来一盘烤脑花…

别的病人还在等着床位呢!

我躺在一张床上,心想:“在这张床不知道睡过多少男人和女人,虽然我对她们都不了解,但是现在这社会不就是这么回事嘛......”就在此时,一个护士的声音响起:“喂,还在磨蹭什么呢?你该出院了!别的病人还在等着床位呢!”

色狼,就是这样安慰人的!

那年女友生气,在路边黯自神伤,月朗星稀佳人憔悴,我忍不住从后面轻轻抱住她。过了一会她问:“你干嘛?,我说:“也不知该咋哄,就想静静的安慰下。”,她一个巴掌甩了过来:“特么的两手抓胸我也忍了,还用俩手指头搓,有这样安慰人的么?”……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