舍友最近吃得有点重口味

我跟舍友最近吃得有点重口味,舍友爱吃螺蛳粉,我爱吃菠萝蜜,这两样东西味儿重,每次吃屋里都飘着一大股味道,时间一长,我倒是习惯了。这段时间舍友的妹妹来借宿一阵子,这小姑娘也不知道咋了,胃肠好像不太好,一天投放无数次毒气弹,我打趣她说:姑娘家家的,这屁放的还挺有节奏。小姑娘倒是不害羞,她说:阿姐,这我想憋也憋不住啊,我看你和我姐每天都吃气味那么重的东西,我觉得你应该不会介意这个的…

新买的车就这样毁了

二哥新买的车,车头两侧就有两道明显的划痕。原来二嫂开车回娘家的时候要路过两个限宽的桩桩,她开的时候只顾看左边结果把右边划了。这把他老丈人心疼的,坚决不让她开了,自己亲自开车送她回来,结果也是在同一个地方他把左边给划了。

重娶谁还愿意嫁给我啊

老爹和老妈大吵,老爹电脑跟我视频诉苦,我正安慰老爹,老妈忽然过来拍一下电脑桌,整个画面卡住了。过了一会,老爹电话来说怎么办,我说您重启就好了。老爹:嘘~小声点,这话传到你妈耳朵那就不好了,你说我都这个岁数了,重娶谁还愿意嫁给我啊。

阻止让他俩认识

高中那会儿,我认识一个朋友,他不爱吃珍珠奶茶里的珍珠,每次就只喝奶茶,把珍珠留给我。后来我又认识一个朋友,他只爱吃珍珠奶茶里的珍珠,就先把奶茶给我喝,让我把珍珠留给他。整个高中,比高考更重要的是——阻止让他俩认识。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