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微醺的女子站在车旁边

一个微醺的女子站在车旁边,问我会不会开车,能不能帮她停下车。我帮女子把车停好,发现车位太挤,两边的门都打不开。女子侧身过来把车熄火,顺势躺在我腿上,然后极小的声音说:“车门打不开,要不要…做点别的?”我当然不能乘人之危,主要是闹铃响了,必须要起床,今晚吧我一点要把梦续上……

钱对我来说不太重要

昨天晚上去山里的农庄吃饭,鸡鸭是放养的,蔬果是庭院里自己种的,连豆腐都是老板娘自己磨的。竹林幽幽山泉潺潺,呼吸湿润润甜丝丝的。。。离开的时候老板说——回去别跟人家说我家饭好吃啊,人多了我太累,住这山里,钱对我来说不太重要。。。

你看,那边有个网吧!

前门附近,外地来京旅游的中年人拦住一个中学生问:“小伙子,这附近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吗?”中学生听后,指着前方说:“往前面走,有个地方很不错!”外地人:“我刚来北京你能带我过去吗?”中学生热情地引着中年人走了十分钟左右,在一个胡同口停下来说:“你看,那边有个网吧!”

做饭我最佩服媳妇

做饭,我最佩服媳妇。刚和媳妇交往时,我俩在外地工作,租的房子。有天我俩都加班,我加班有工作餐的,媳妇下班打电话,我就告诉她我吃过饭了,她饿的话自己弄点吃的好了。等我回去只见媳妇端着碗面条,边吃边抹泪,可把我给吓坏了,问了半天媳妇才哭哭啼啼的说话:“我煮的面条太难吃了,可是我很饿……”

我听说程序员都掉头发

侄子大学放假回来了,头发长的都可以扎辫子了,他奶奶让他剪了,说是男孩子就要有男孩子的样子,侄子来句:奶奶,我觉得我这个专业出来后是当程序员,我听说程序员都掉头发,所以我想在变成光头之前体验一下扎辫子是什么感觉~

跟我老婆结婚那会儿

跟我老婆结婚那会儿,我岳母盛了几个,没煮熟的水饺,给我老婆吃,她刚咬了一口,我岳母就问她:“生不生?”我老婆点点头,正要说话,我小姨子突然冒出一句:“生生生,,。”我岳母一脸嫌弃的跟我小姨子说,有本事,你也去找个瞎眼的,把自己嫁了,想咋生咋生!!

想到这我不禁冒冷汗

昨晚大保健,小姐刚走,我点了一支烟。突然想起结婚的时候小舅子对我说过的话:姐夫,你可对我姐好点啊,如果你敢对不起我姐,我砍死你。想到这我不禁冒冷汗。这时小舅子过来说:姐夫想啥呢?这家不错吧,下次我带你去另外一家,技师更正点!

屁股后青烟袅袅…

闺密在备孕,每天严防死守不让老公吸烟喝酒。据她的经验之谈,只要老公一关门肯定就有小动作。刚刚闺蜜在群里先笑了三分钟:昨晚她老公去卫生间假装无意带上门,两分钟后闺密开门查房,老公淡定地抬头看了她一眼,泰然自若地继续盯看手机屏幕,十秒后,屁股后青烟袅袅……

当初干另外一行就好

很多人在工作多年后总感叹要是当初干另外一行就好,其实这不一定是马后炮,大多数人都是后知后觉,到了一定的年纪之后才发现自己更适合做什么。这非常可惜····人应该在年少的时候就发现自己的某些特质与众不同,然后毕生都利用这些特质发展事业,不但事半功倍,而且人会变得比较自信。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