销售必须脸皮厚才有饭吃

走街上,遇见个推销保健品的,我一直在拒绝,他一直不依不饶的推销,最后我忍无可忍,怒吼道,滚!给我滚!在不滚信不信我打你啊!然后就见他在我面前一个后空翻,在一个前空翻翻回来一脸献媚的说到,我滚了,大哥,整两盒呗!我…那…整…整…整两盒吧…

我却感到蛋蛋的忧伤

毕业好几年,还和父母挤一块住,就想买个50平方的小房子。。路过发小的煎饼果子摊,兴冲冲的说:“二哥,来一个蛋的,省点钱付房子首付……”二哥:“好咧,我看XX楼盘就不错,我给儿子买个140平的……”他儿子才五岁,看他啪的磕了个鸡蛋,我却感到蛋蛋的忧伤..……

我失眠,问医生该怎么办

我失眠,问医生该怎么办。医生说:“数羊!”我说:“试过了,数到三千多只也没用!”医生说:“不是数普通的羊。你应该这么数:喜羊羊美羊羊暖羊羊.....”我奇怪道:“这有用?”医生:“如果你的大脑不愿变脑残,它肯定会很快受不了而让你停下来,而只有睡觉才能让你停下来!”我。。。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