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Z的硬伤是个子不高

LZ的硬伤是个子不高,一米六不到,经常会被我妈嫌矮。一天又被老妈打击了,表弟正好在旁边听到了,说了一句:姐,女生不需要个子太高,太高的我们男生不喜欢。正当我暗自感慨这孩子终于长大了,懂得安慰姐姐了,他又来了一句:如果有一米七的女生和一米八的女生,我肯定选一米七的……

姐姐一巴掌打到我的脸上

姐姐毕业后分到了我们市火车站做安检,我要开学了,准备去火车站坐车去学校。没想到是姐姐负责检查,她摸来摸去摸到了我口袋了的烟盒…(全家人不知道我吸烟,也不让我吸烟。)姐姐:“这个方方的是什么拿出来看一下。”我:“烟…烟盒”“啪!”姐姐一巴掌打到我的脸上,很疼。后边进站的人都沸腾了…

“远程”打“近战”的既视感

小区里,一高瘦大叔喝多了耍酒疯,一个五大三粗的大妈(应该是他老婆),拿着擀面杖要揍他。大叔腿长跑得快,大妈追不上,他隔着五六米拿花生扔大妈。大妈生气了又追,大叔又跑开,又扔……那画面,很有点“远程”打“近战”的既视感。

陪领导打麻将,领导突发感慨

陪领导打麻将,领导突发感慨:离开家乡三十多年了,还是五年前办理父亲丧事回去过一趟,好怀念家乡的亲人啊。快过年了,今年一定要再抽空再回去看看…… 同事都抢着夸他,这么多年了,从未忘本!对家乡的爱,从未改变。作为一个新人,我也插不上话,只能默默拆开对子,打了一张五饼。领导碰了去,打了一张二万,然后他又感慨地说:当年在老家,谁家要有一万块,那就是万元户了。那时候我哥结婚,正赶上我家盖下二层楼,就缺钱。同事们都夸领导有本事,我默默地打出一张五万,领导把牌一推:胡了!捉五魁!

女神发来微信消息

昨天晚上躺床上玩手机,突然一女神发来微信消息问:“在干嘛?“我以为是一哥们,就习惯性的回复了一句:干你妹!说着就按发送键,在那千钧一发的时刻,我按住发送键不放,直接起身、下床、踢腿、一个后摆踢掉了路由器电源,长叹一口气,放开了发送键,可尼玛,手机自动连上了4G网!都是命,都是命啊!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