年轻班主任的尴尬事

作为年轻的中学班主任,我有时会在其他课上坐到后排监督课堂纪律~直到有个新来的眼镜实习老师~这货见我上课一直低头,喊我起来回答问题……一时语塞……竟然开始训起我了……全班那个爆笑啊,她很有成就感似的根本停不下来……直到我默默亮出工作卡……

记得我儿子满月时

记得我儿子满月时。姨妈拿了两大袋旧衣服给我。有件棉衣是我老公小时候穿过,给表妹穿,表妹穿过又给这个姨妈的儿子穿。事隔二十多年又拿回我家了。我是不是因该保存好,等她儿子生小孩再送给她呢?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