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在我心中,却是无比高大的……

小时候生活在农村,一天父亲用架子车拉一车稻谷去打米厂加工大米,出门时步履维艰,我心疼他拉不动,主动要求帮他推。推了一小段路没力气了,父亲把我放车上,连人带稻谷一起拉到了打米厂。汗水淋漓的父亲在米厂角落里抽着烟,身形瘦小,可他在我心中,却是无比高大的……


当时场面就控制不住了

9岁爷爷过世,村里人都来祭拜。我家里行大,三人一列,与我两弟弟一起行24叩拜大礼。。。刚二拜三叩之时,裤子里不知啥咬了我一下。我过电般抖了几下腿,没想两傻弟弟也学了去。登时场面就控制不住了,大家泪汪汪的爆笑,我爹也笑了,然后把我揍的,哭的我爷爷都差点从棺材里爬出来救我……

当街卖西瓜,不好意思叫卖

当年初中时的暑假,家里种的西瓜,父母没空去卖,我和弟弟就用地排车拉着西瓜走街串巷去卖。我俩都羞于叫卖,遇见有人,我都是凑近后,红着脸小声问:买西瓜不?……现在想想,那场景就象电视剧中地下党接头一样。

自己脑补你都揍得多惨

还记得小时候,老爹挑着两大陶瓷缸新鲜榨出来的菜仔油,赶了十来里山路回到家,跨过门槛,满头大汗,总算能松口气:“终于到家了!”我脑抽伸了脚去绊他……后来,奶奶每每回忆这事时,总是忍不住抹眼泪:说要不是她听到我挨揍惨叫声,赶过来及时,我早就不在这个世上了。

说的我不敢去学车了

嫂子刚拿到驾照时,我哥让我嫂子认识豪车车 标,告诉她以后上路离这些车远点,随便剐 蹭一辆,咱就活不起了,,嫂子看完这些车标默默的跟我哥说“为了咱们能活的起,以后我的驾 驶证只能给你扣 分用了” 真的,半年了,我嫂子没有自己开车出去过!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