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时候就这样坑爹了

小时候有次不小心把玻璃珠掉进了尿壶里,发现泡在里面特好看,但尿壶是要倒掉的,咋办?我马上想到了一个办法,把玻璃球捞起来,放进了爷爷的药酒瓶里…泡在药酒瓶里的玻璃珠被灯光一照特漂亮,要不是玻璃珠被喝药酒的老爸不小心吞进了肚子里,还可以欣赏很久……

好像看到我老了以后的样子

出门看到小区里椅子上坐着一个大爷,跟自家狗吵起来了,大爷气呼呼的骂: 你有本事别回家!谁喂你饭你跟谁走呗,你还回来找我干什么,别人家饭好吃是不是?你别回来了!你走!大爷说一句,狗狗就嗷呜一声。天气特别好,我慢悠悠往前走,好像看到我老了以后的样子。

啊…这个人就是娘~

客车上有个一身发廊范儿的男生不停在打电话:“哎呦人家哪会酱做啦…你就相信我一次会怎样哦…”乘客们浑身鸡皮疙瘩却又不好发作,这时一个大哥默默掏出山寨机,用最大音量放起了阎维文的歌,并不断重复副歌部分:“啊…这个人就是娘~”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