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东北出差十天有余

去东北出差十天有余,这天一早回家坐动车到县城!时间太急,早餐都没来的及吃!到家已是下午,老婆过来接,下车一出站我立马给老婆一个拥抱,久久不愿松开,亲了一口,兴奋的说:老婆,我很饿!老婆一把推开我笑着说:“饿” 就 对了,看你猴急猴急的,我 才放心,才分开几 天急成这样?一会就到家了啊!   我肚子饿……

小时候去姥姥家拜年

小时候去姥姥家拜年,表兄弟姐妹加一起七个熊孩子,我老舅声色俱厉地教育我们说,千万不能在外面舔铁,外面零下三十来度舌头冻住了就不用要了。可是 好奇害死猫。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。姥姥家院子里有个小四轮拖拉机后面的拖车,车斗全是铁的。当时的场景是,我们七个排成一排,以统一的姿势弓着身子,全都把舌头冻在了拖车上。哭都不得劲哭。

亲身示范助人为乐

我舅,光头,喜欢穿一身黑社会那样的西装,带墨镜,平时没事就爱对我们讲大道理。一次行车至偏僻的郊外,路遇放学独自走路回家的小女孩,他亲身示范助人为乐。只见一颗油腻的光头伸出窗外:小盆友,快上车,蜀黍开车送你回家……吓得人小姑娘呜哇呜哇跑了一路,追都追不着!

我回到家里准备吃饭

饭点儿到了,我回到家里准备吃饭。老婆一见我就直喊腰酸腿疼、浑身无力、疲劳得很。我不耐烦地说:“我不累吗?我每天带着16个弟兄在外面拼杀,我也很累!”旁边小姨子瞪大了眼睛:“是吗姐夫?你带领16个弟兄在外面拼杀,好厉害耶!”老婆白了她一眼:“别听他瞎嘞嘞,他是在外面下象棋。”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