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坑挖的好深呀

最近老妈刚学会玩微信。 下班路上手机叮叮叮响个不听。点开后发现是老妈发的语音消息。 第一条:路上别玩手机 第二条:回家带一包冰糖。。。到家后给冰糖老妈,她满脸的不悦:不是跟你说了路上别玩手机吗? 我没玩呀! 老妈:没玩你怎么知道要带冰糖? ……这个坑挖的好深呀

人长得年轻是种怎样的体验

人长得年轻是种怎样的体验,听我爸讲的,我们村有个老头给一个工厂看大门,看了七八年了,大家一直都认为老头也就六十多岁,体格很硬朗,后来无意中他们领导要看他的身份证,这一看身份证吓坏了:我的爷爷唉,都已经八十岁了。然后当场就把老头辞退了,找了两个人把老头送回家了。

咱们去偷一架飞机

两个小偷在交流,一个说:“偷辆好点的车顶多能卖一二十万,我看飞机最值钱,报纸上说,一架飞机几千万。”另一个说:“那家伙那么大,怎么偷啊,就是偷到了往那儿藏啊。”那小偷道:“你个笨蛋,等飞机飞到天上去,不就只有一点点大了吗。”

这是我的性别呀

老婆怀孕了,昨天她拿着比超化验单给我看。我看着化 验单上的各项指标都正常,化验单胎儿影像下方一行写着 “性别女”。我脑子一抽说:这胎儿性别怎么就鉴定出来了呢?医院不是禁 止透露的吗?我老婆用看傻子的目光看着我,朝我吼:你真傻,没看出来吗?这是我的化验单,这是我的性别呀

我是泌尿外科医生

我是泌尿外科医生,有次和主仼做手术,和另一个同事做助手。手术做到一半,主任突然满头大汗,神情紧张,把手术区翻了个遍,然后对我们说,仔细找,哪的肠子破了,怎么这么臭?同事呆滞了一下,抬头说:主,主住,我,我刚放了个屁。。。

当佣人还那半年工钱...

大家正担心工作问题,我堂哥说他不担心,因为他年前盖房子跟老板预支了半年工资,所以年后老板必须要用他。昨天,堂哥要复工了,却问我用什么洗洁精洗碗干净,什么拖把好使?我说:你堂堂一个高级技术工人,咋关心起家务活了?堂哥摸了一把脸:我老板厂没了,我得去他老家照顾他父母,当佣人还那半年工钱...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