同学是我们全年级的经典

我们学校有一次考试,一个男生坐在最后一排,接到了一个同学递来的答案,兴奋至极马上展开,刚要大抄特抄,一抬头看见监考老师笑眯眯地向他走来,显然已经看见了。这为仁兄后来的行为成为我们全年级的经典:他非常坦然地直起腰直视老师,然后把答案纸放在鼻子上用力一擤,之后潇洒地扔出一个抛物线——掷入门后的垃圾筐。老师瞪了他若干眼,也终于没有勇气把罪证捡起来。

喝醉酒证明我是小区业主

不哥哥各个...昨夜酒后回家把楼道密码忘了,喊来保安,他严肃地问,你怎么证明是业主?我说,给老子开!保安说,给老子证明。我喊,梅茜!一只狗头从阳台探出头。我说,叫。于是梅茜叫,引发隔壁边牧叫,引发对面黑背叫,转眼小区吵成一片,灯一盏盏亮。保安说,这个证明太喧哗有力了。遂开门。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