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人在玩捉迷藏

昨天下午回家时,单元门台阶上坐着一个老婆婆,双手捂着脸,严严实实看不到表情,胳膊支在膝盖上,静静坐在那。不知道她正在经历什么,艰难孤独的晚年?老伴离她而去?儿女疏于尽孝?为何老年的境遇总是会与悲情联系到一起?社会的责任?我正在思索时,老人打开捂着脸的双手,大喊了一声:藏好了吗?!

单位同事都来告别了

前一段去医院做了个痔疮小手术。由于我人缘较好,转天呼啦啦来了二十多同事,把小病房挤得满满的。我受宠若惊,也觉得特别有面子。晚上兴奋的在走廊里遛弯,就听后面有人低声说:“就是他,恐怕是病的不行了,下午单位同事都来告别了.….”

老姐是个女强人,姐夫很怕我老姐

老姐是个女强人,姐夫很怕我老姐。昨晚姐夫洗完澡后,抱了堆脏衣服丢洗衣机洗。然后走到客厅对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老姐说:老婆,你昨晚换的衣服在哪?要不让我一起洗了吧?老姐白了他一眼说:整天就知道洗衣做饭的,你能不能男子气概点?姐夫听后,有点恼羞成怒了。扯着嗓子冲老姐吼了句:特么把昨晚你换的衣服让我洗了,不然劳资抽你!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