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哥们儿结婚喝得半醉

一哥们儿结婚喝得半醉,新娘的大姨拉着新狼的手:我们家丽丽跟了你5、6年了,娃都打掉俩了,你钱是给了不少,可我们家丽丽不稀罕,她只要个……个个个……名分,现在你把婚离了能娶她了,我们都很高兴,希望你们白头…… 新狼当时酒全醒了:我们认识才半年啊……啊……

拿自己的压岁钱不算偷钱

明哥的儿子偷了家里两百块钱,被明哥打得哇哇乱叫,我看打得狠了,连忙解围,去把明哥拉开,带着小孩子去一旁。“你怎么胆子这么大啊!还偷钱!”我也说他两句,小孩子眼泪扑簌簌的掉下来,“我没偷钱,我拿的是我的压岁钱,爸爸说帮我存起来,到时候给我用,这都又要过年了,他还不给我!我拿我自己的钱怎么就是偷了!”

肯定都是最甜的

让男朋友去市场买点玉米回来煲汤,一会就买回来了。我打开袋子一看,玉米都是有虫眼的,问他怎么不知道挑好的买!他:“卖菜的大婶跟我说虫子都爱吃的,肯定都是最甜的,所以我专门挑了几个有虫眼的,你想想虫子吃了都没事,肯定无公害玉米”。我……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