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和老婆都不知道怎么解释

刚刚跟老公在一起,去长鹿农庄度假,晚上少不了亲热一番。十一点多,可能夜深人静的时候声音更容易传播,有人来敲门,老公赶快穿好衣服打开门,一个三十多岁的先生很礼貌的说:那个兄弟啊,麻烦你们小点声,我儿子一直在那边问什么声音,还趴墙上听,我和老婆都不知道怎么解释。

我腿部受伤在医院里躺着

那一年,我腿部受伤在医院里躺着,发小一手提着营养品一手抱着一副拐杖来看我。我感动的热泪盈眶,正不知该如何向他表达谢意时,发小抢先开口了:“你别激动先听我说,这拐杖是我前年在路边捡的,然后去年我们一家几口人不是伤了腿就是伤了脚,现在我把拐杖送给你,希望你能早日康复!”卧了个天,你这不是送拐,你这是送煤(霉)来了…

添了件黑色毛呢大衣

添了件黑色毛呢大衣,穿着它美滋滋地和男友出去玩儿,晚上在人工湖边拍照的时候我叫男友给我录个背影视频,边走边录(特别强调注意角度)。我走了五六回,可男友始终没拍录好,我生气了,怪他拍照技术太差,这点小事都做不好。男友委屈地辩解:那也不能全怪我,要怪就怪那大衣,害得你脖子都看不见了,像个移动行走的黑色.幽.灵……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