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一直没明白,我到底输在了哪里?

我一直没明白,我到底输在了哪里?播放动图加载中...

我负责记账收钱

大哥乔迁之喜,我负责记账收钱,在酒店摆了张桌子,一边吃着糖,一边等着亲戚的到来。第一个到的是我舅舅,我当时拿笔忘字,一下忘了“舅”字怎么写,怕丢脸又不敢说,尴尬得拿着礼钱来回搓。这时舅舅说:“连我都信不过,我会给假钱吗?”

我有个女同学一本毕业

我有个女同学一本毕业,长的挺漂亮,身材也好,是在东莞一家公司干财务总监,一直干到30岁。家里催她回来相亲,结婚,以后就不去了,她也同意了。结果才回来半个月,著名的东莞扫黄开始了,然后又过个十几天,她妈对她说“要不你还是再去东莞待一年吧,这东莞一扫黄,你就不去了,现在邻居都以为你是做小姐的”。没办法,她只好又去待了两年。

猫吃过老鼠后,就有胆子了

我家的猫刚买来的时候两个多月不敢吃老鼠,更别说抓老鼠了,作为农村的猫怎么能行。老爸把老鼠牙齿拔了,用绳子拴好,把猫也拴好,猫的绳子比老鼠长,一起关在铁笼子里面饿了3天,猫比老鼠大不了多少,一直不敢下口,最后猫饿的不行了才对老鼠下口,从那以后,不管大小,一律通吃……

再让我发现这有烟,休想再上我床

由于老婆不让我吸烟,我就把烟藏在我家和邻居家两座平房之间的缝隙里。昨天又去那想偷偷吸根烟时,发现我藏烟那地方昨天新放进去的一盒只抽了一根的烟,一根都没有了,烟盒里面倒是有一张纸,上面写着:再让我发现这有烟,休想再上我床。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