还记得上中学的时候

还记得上中学的时候,有次学校内感冒病毒流行,因为是寄宿制的,所以传染的速度极快,没几天就有50多号人发烧不退,学校赶紧把体育馆腾出来,所有患者都搬进去。我班里有个家伙非常的羡慕,因为发烧的不用上课了。于是某天上午他跑去医务室量体温,悄悄含了一口温水在嘴里,体温表拿出来一看39.5度,结果他就如愿住进了体育馆的隔离区。不料,在他进去的当天下午,学校担心控制不住病情,就宣布全校放假5天。于是当我拎着行李箱经过体育馆的时候,就看到那家伙一脸哀怨的站在铁窗口看着我们。。。

以竞拍方式来决定孩子跟谁姓

楼上一对小夫妻,最近刚生完孩子,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都想让孩子随自己姓。现在为这事是天天吵架,最后社区出面调解,请来双方家长,以竞拍的方式,来决定孩子跟谁姓。最后女方财大气粗,一口气砸了40多万,拿到了冠名权。晚上小夫妻俩在床上盘算着是买宝马还是陆虎。。。

我和老婆都不知道怎么解释

刚刚跟老公在一起,去长鹿农庄度假,晚上少不了亲热一番。十一点多,可能夜深人静的时候声音更容易传播,有人来敲门,老公赶快穿好衣服打开门,一个三十多岁的先生很礼貌的说:那个兄弟啊,麻烦你们小点声,我儿子一直在那边问什么声音,还趴墙上听,我和老婆都不知道怎么解释。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