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货就是移动的花露水

快哼哼,我也弄的香喷喷的去上班,看谁再敢笑话老娘是汉子!招摇的从同事们面前飘过,还没嘚瑟够呢,就听李小贱大喊一声:“同志们,今天大伙儿都靠香香近点儿啊,没有蚊子咬!这货就是移动的花露水!”尼玛!你才是花露水!你全家都是花露水!

跟我哥去东北接嫂子回家

前些日子跟我哥去东北接嫂子回家,在火车上遇到一个妹子她问我:“哥你是哪里的呀”,我回答:“我是河北的你呢”,那妹子说她是安徽的,谁知那老妹又问了一句:“哥那你是河北的你会唱评剧吗?,我回到“那你是安徽你会唱黄梅戏吗?,结果她真的唱了一段,然后说:“好了该你了”我低头耷拉眼的说我会拉手锯……

这锅看来是背定了

陪小姨子看灯会,一到灯光稍微阴暗的地方,小姨子就回头娇嗔道:姐夫别闹……楼主一直莫名其妙。出了公园一问,原来时不时有人摸一把小姨子屁股,小姨子还以为是我开玩笑。刚刚想这下清白了,不料老婆却说:算了,人山人海,灯光又暗,谁知道到底是哪个摸的。么滴,这锅看来是背定了。

平时见了可爱点的都想摸一下

很喜欢狗狗,平时见了可爱点的都想摸一下,结果前两天在公园被咬了一口。小狗嘛咬咬牙也正常,可自从打了疫苗以后,我媳妇儿就不对了,一直强调有话好好说不许咬人什么的,买啥菜都让我闻闻新鲜不,是不是特想啃骨头......曾经睡着了地震都叫不起来的主儿,现在我夜里只要一翻身,她马上坐起来抱着枕头睁圆了眼问我:“要发作了吗?!!”

大叔不知何故在骂着司机

今天一上公交就看到一中年大叔不知何故在骂着司机。司机忍了一会儿后说:“我要不是在上班就揍你了。”大叔不甘示弱:“有种下车打啊!”司机真的停车开了门,大叔怒气冲冲的下了车嚷:“来啊!”却见司机“啪”的关上门开车走了。我望着大叔一个人站在马路上,很孤独的样子。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