哥几个相约去用游冬泳

哥几个相约去用游冬泳,到了河边谁都不敢下,包袱剪子锤后一哥们跳下去了,然后很惊奇的说:怎么不凉呀,还挺舒服……一二货想都没想也跳下去了,这时候第一个下去的哆嗦着上来说能骗一个是一个。我们转身就走,后来下去的二货嘴唇都冻紫了,还在水里劝我们:快来呀,水里好暖和……

前女友在公司门口等我

晚上下班,发现前女友在公司门口等我,把我叫到一旁,红着脸欲言又止!我有点小激动“亲爱的,你是不是想跟我和好?”她赶紧摇头,支支吾吾对我说“我男朋友最近肾不大好,你们家不是有祖传补肾的药酒吗!!能不能给我些!卖一些也行!”卧槽。。。

为了搞好邻里关系,蛮拼的

表哥开饭店的,特实在一人。前几天隔壁搬了家做防盗网的。估计是为了拉近邻里关系,搬过来三天就在表哥饭店吃了两天,表哥礼尚往来想给邻居做笔生意……思来想去没法做啊,跟表嫂在家商量了半天,最后把厨房的防盗网拆了,请隔壁做了一套……

相亲遇到双胞胎,这是多随意呀

那是第一次相亲,据说兄弟俩都没对象,我心里暗喜,这效率还蛮高的。结果去了就见一个男孩,我偷偷问媒人:不是哥俩一块相亲吗?媒人大大咧咧的说:老大昨天喝多了没起来,他们双胞胎,都长这样,没事,你选个大小就行了……那一瞬飘过句电影台词:买大买小选定离手……我去!这是多随意!

这老板挺会做生意

楼下有个大妈和她漂亮的女儿打理的彩票店,生意挺好的。 前几天和哥们儿去彩票店逛逛,老板娘在白板上写中* 奖号码,当时人挺多,老板娘一转身,手里的记号笔在哥们的新羽绒服上划了长长的一道痕迹。 本来以为他会生气,谁知道那个臭不要脸的立马双手抱拳:多谢岳母刺字! 当时整个彩票店的人都笑了,那漂亮的妹纸尤其笑的花枝乱颤……

天刚黑时路过一居民小区

天刚黑时路过一居民小区,对面走来一肌肉猛男,忽然开始咳嗽,接着又过来四五个男的,也统一咳嗽。我顿时有些紧张,他们在对暗号?不会要抢劫吧?该不是劫色吧?我有点怕怕,又不敢跑,直到我走到他们开始咳嗽的地方,我也咳嗽了,TMD谁家炒菜放辣椒那么呛!

姥姥为了改良老李家的基因而下了一步大棋

二十多年前,那时农村青年恋爱基本靠媒婆撮合。而我姥姥是当地有名的媒婆,附近的小情侣一半以上都是她撮合的。我那其貌不扬的舅舅整天抱怨姥姥不给他介绍个对象。直到姥姥把当时适龄的男女青年都撮合到一起,只剩下舅舅和村花(后来的舅母)时。年幼的我也看明白了,姥姥为了改良老李家的基因而下了一步大棋。

擀面杖,不是这样用的!

没钱租房子,被房东赶了出来。没地方住,只好临时寄住在单身的表姐家里。表姐出差了几天,由于我不会做饭,我自己在家每天就只能吃速冻水饺。昨天下午表姐回来了,晚上的时候忽然跑到我房间,冲我大吼大叫的:“我不在家这几天,你用家里的擀面杖干什么了。”我一脸无辜:“我不就用它捣了一次蒜一次辣椒么,你至于还这么小气吗。”

小时候总以为别人背着爸妈

小时候总以为别人背着爸妈,偷偷塞给我的压岁钱,爸妈真的就不知道。所以,每次上交时,都想把这部分红包自己藏起来。而这个时候老妈看我的眼神,就像看一只迷途不知返的小羊羔,让我有一种智商被按在地上摩擦的感觉。长大一点,我也问过老妈,您是怎么知道的?老妈笑了,很有哲理的对我说:如果不让我们知道,又何必给你呢?今年春节,去了一个亲戚家。还在回家的半途,亲戚的电话就来了:我塞了个红包在小家伙的口袋里,你看着点别让他搞丢了…… 挂了电话后,我同情的看了看坐在身边的儿子,他的手时不时下意识的摸摸口袋,兴奋的满脸通红,还竭力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,一如当年的我!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