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许说我姑妈是死肥婆

新来了个女同事,年轻不懂事,上班时间抹指甲油。我提醒她:老板娘看到会收拾你的。她说:整个公司我工资最低,杂七杂八什么都要做,她还要怎样?我欣赏她的性格,还有了点亲切感,于是轻声说:话虽如此,小心为上,那死肥婆喜怒无常,脾气很不好的。她皱起眉头:不许说我姑妈是死肥婆。

咱医院啥样女人都有

李医生快30了还没有女朋友,护士长说:“你到底想找啥样的?咱医院啥样没有?想找有孝心的到老年科;喜欢宝宝的找儿科;想找顾家洗碗刷盆的找供应室;想找有气质好看的到服务台;想找利利索索眼尖手快的去手术室;想找会理财的去收费处看看;医院何处无芳草,近水楼台先得月,李医生你说句话!

有人在吆喝卖糖葫芦

听到街上有人在吆喝卖糖葫芦,不禁勾起了儿时的美好回忆,于是我奔了过去问:“送我一串尝尝,我给你学王八叫行不行?” “行!”只见大叔抽出一串。。。卧槽!直往我脑壳上乱敲哇:“吃完是不是还想学着我叫 ‘卖~糖葫芦’ 啊?” 擦!都十多年了还认得我。

如果她不放那个屁,我会感动一辈子

小时候,冬天。有次和姐姐吵的很厉害,几天不说话,晚上睡觉都暗地使劲扯被子,谁也不让谁。半夜迷迷糊糊感觉到姐姐在给掖盖被子,摸摸我的额头,然后把我头盖上:死丫头,真倔!顿时感动地我眼泪就出来了。如果她不放那个屁,我会感动一辈子……

回到顶部